<p id="vtt77"></p>
<track id="vtt77"></track>

<track id="vtt77"></track>

    <p id="vtt77"><pre id="vtt77"></pre></p>
    <pre id="vtt77"><ruby id="vtt77"><b id="vtt77"></b></ruby></pre>
    <track id="vtt77"><ruby id="vtt77"></ruby></track>
      首頁 > 清風苑 > 文化 正文

      文化

      美麗中國 | 遼西走筆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2-11-11 09:30:51

        萬物朝陽生長

        對于遠古,對于地球的侏羅紀時代,遼西的朝陽鳥化石國家地質公園博物館呈現的景象與人類的想象大抵相同。依然是莽莽蒼蒼的森林,森林里湖泊縱橫交錯……有水,水里有龍,有魚,有蝦;天空有無數啁啾的飛鳥,地上有無數競相開放的鮮花……朝陽古生物化石充分表明,這塊土地曾有著繁華的過往。土地、江河、飛禽、走獸,有一切的動植物,而萬物生長靠太陽……有太陽才能朝陽。

        朝陽,這個名字本身似乎就是一個隱喻。

        還原侏羅紀時代,當然是為了還原地球上那場無以名狀的突然降臨的災難。災難使不可計數的生命在瞬間定格。這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反差。這種反差使恐龍、狼鰭魚、蝦類、蜻蜓、各種飛鳥,等等,頃刻間幻化成眼前的化石。由此,博物館帶給人的視覺沖擊是蠻橫的、猛烈的、粗獷的,是震撼的、驚心動魄的。

        在博物館里,我看到無數魚和蝦曾有的美麗游姿,也看到了遠古的時光一只只悠閑的龍鳥……“寐龍”算是一個形象最為甜美的化石了。小小的頭骨,長長的后肢,后肢還蜷縮于身下。它彎曲著脖子,前肢像鳥兒收起的翅膀一樣折疊著。復原后的“寐龍”全身有淺藍色的毛發,仿佛一只神態安詳的大鳥在假寐……

        我是愿意相信生命甜美和美好的。比如一朵花開放,在這里就無比美好。龐雜、華麗而精致的鳥化石博物館里,我與這朵花有過兩次近距離對視的經歷。我知道一朵花與大量的古生物化石相比實在是太渺小,渺小得微不足道,但卻是國際古生物界公認的迄今世界上最早的被子植物——這種化石,說是花,其實就是一枝類似花,形似蕨類叉狀的枝條。但正因為這朵花,我滿心都盛開著花。我甚至不止一次地想,在朝陽,“朝陽花開”是一件多么簡單而順理成章的事……遼寧古果、中華古果,朝陽人說這是世界上第一朵花盛開的地方,并賦予了它們美好的名字。但這依然是一個隱喻,依然沒有逃脫“朝陽花開”的比擬。

        有花就有鳥,這似乎是自然的生存法則。朝陽鳥化石還在證明,這里是世界第一只鳥飛起的地方……中華龍鳥、孔子鳥、中國鳥、朝陽會鳥、嬌小遼西鳥,這些精美鳥化石,在這塊土地原來是那么真實地生存著,現在還原、復古或者呈現,也依然是真實地存在著。我感覺每一只鳥都在眼前飛翔,凝視它們那張開的嘴,我似乎還聽到了這來自遠古,來自這地球上的最古老的語言。

        這些鳥兒與花兒一起構成了遼西遠古世界的鳥語花香。

        而現在的遼西大地呢?

        湊巧,我們一行人這次正從離這不遠的科爾沁沙漠邊過來。那里有一個叫彰武的縣,風沙曾像一條橫空飛舞的黃色孽龍肆虐著,它吞噬農田、牧場,埋沒房屋、道路。因此他們把黃沙稱為“黃龍”……在鳥化石博物館里,我看到龍的化石,自然就想到了那一條“黃龍”,想到了人類為縛住“黃龍”付出的種種努力——為了緊緊縛住這條“黃龍”,彰武人進行了無數次的試驗,他們創造并總結出“迎風栽錦雞兒,落沙栽黃柳,丘頂種胡枝,丘腹差巴嘎,丘腳紫穗槐”的固沙系列灌木。最后,選擇一種叫樟子松的松樹,他們培育出了更適宜在這里生存的松樹——彰武松。

        彰武松的繁育與生長已經以一種傳奇的方式在流傳。

        1990年,彰武固沙所工程師張樹杰在收購樟子松的種球時,發現一位農民賣的種子顆粒大于普通樟子松,于是詢問種子的來源。那人告訴他,種子是從四合城林場的一棵松樹上采下的。張樹杰立即趕到了那個林場并找到了那棵松樹,進行相關的松樹繁育研究。然而,繁育出來的二代松樹并不穩定,與母樹也有很大區別。于是他們將攻關方向轉向嫁接。自1992年開始,在一位名叫黎承湘的高級工程師親自主持下,經過試驗、失敗、再試驗等艱苦的探索,彰武人終于創造出一個抗病、抗旱、抗蟲、抗風水平都遠優于樟子松的新樹種,然后,他們在固沙所繁育了300多畝,竟然都成活成林了。

        彰武松這個新樹種是由赤松和當地固有的油松雜交而成。赤松是科研人員從黑龍江地區引進的抗沙樹種。如果沒有他們為之牽線,這兩個樹種幾乎沒有可能相遇,即便有機會接觸,雜交成功的幾率也僅有萬分之一。

        我把思緒從科爾沁沙漠的邊緣拉回到鳥化石博物館,將眼光從那一條條龍的化石轉移到松柏類化石的身上。據說,在這里發現并研究的松柏類化石達19屬32種。當地人說,這里的松柏類化石,其數量在熱河生物群植物化石中是最多的。比如,密葉松型枝化石、披針型林德勒枝化石……我不知道這些松柏類化石與樟子松,以及與后來培育的彰武松有什么關系,但這些松柏類化石至少可以說明,這里曾經處于季節性干旱或半干旱的氣候,而松柏類樹木一直是這塊土地最為溫暖和堅硬的植物之一。

        由此,我當然聯想到達爾文說的“適者生存”。

        英國演化生物學家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一書中曾說,“達爾文的‘適者生存’其實是穩定者生存這個普遍法則的廣義特殊情況。宇宙為穩定的物質所占據”。依他的說法,大地上的一切動植物都有“生存機器”。他說,動植物的“生存機器”存在兩大分支,每一個小分支在某一特殊方面“如在海洋里、陸地上,天空中、地下、樹上或其他生命體內,取得高人一等的謀生技能。這種分支不斷形成的過程,最終帶來了今日給人類如此深刻印象的豐富多彩的動植物”。

        可見,變或不變,抑或是滄海桑田,總有生命朝陽生長。

        盤錦的錦繡

        在盤錦,我詫異于紅海灘的顏色了。在我的印象里,紅海灘的紅,應該是一種稠稠的鮮紅,如紅染坊染缸里的那種顏色。那種紅濃釅釅的,即便沒有洶涌,也會旋起一道或一圈圈漩渦,那種漩渦鋪天蓋地,從我的眼里一浪一浪轉著伸向海邊,像是流瀉著一灘生命的汁液……當然,也會看到一株株細小的紅,正是這無數細小的紅,才成就了鋪天蓋地的紅——然而,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走近紅海灘,我面前的紅草似乎被什么遮蔽著,灰不溜秋的,既不熱烈,也不澎湃,仿佛富戶人家丟棄的一段蒙塵的舊綢緞,一段舊時光。

        但旁邊的綠卻依然是純正的。依然是那種鮮嫩的、蒼翠的綠——我說的是蘆葦,與紅海灘一路相隔的蘆葦蕩。便是蘆葦蕩阻隔了紅海灘的紅。蘆葦仍然是我見到的那種綠,無邊無際、無垠無涯的綠,從紅海灘相反的方向蔓延,向遠方鋪展而去,讓人一看就有一種心靈的戰栗,有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夏天,正是水草豐茂,蘆葦葳蕤的時候,若仔細聽,不僅能聽到蘆葦茁壯拔節的聲音,還能聽到悠揚的蘆笛。相比于紅海灘的堿蓬草,我對蘆葦是熟悉的?!拜筝缟n蒼,白露為霜”,我甚至看見它在《詩經》里被人朗誦的樣子??吹角锾煦y白的蘆花在風中漫天飛舞,搖曳出一種黃褐色,就變成了一種天荒地老般的蒼黃。蘆花似雪,一望無際的蘆花開在盤錦的秋天,該是怎樣的一種輕盈與飄逸?

        也許我來的不是時候。當地朋友告訴我,現在不是堿蓬草生長最好的季節。堿蓬草,這里又叫它翅堿蓬,是一年生的藜科植物。雖然它不是什么奇花異卉,但卻也有“翡翠珊瑚”的美稱。堿蓬草莖葉鮮嫩,成熟時植株火紅,就像海灘上奔跑的一束束火焰。它喜歡生長在濱海濕地上,可以直接當鹽用。在它還鮮嫩的時候,當地有人把它當野菜剜起,用水再三焯,再曬干收存,就能當成一道菜。而在秋天,堿蓬草結的籽,也有人把它抖落下來,像炒瓜子一樣炒熟,或者磨成粉末……據說在“瓜菜代”的饑餓年代,這嫩芽、籽粒都成了當地人的救命食物,所以人們又叫它“鹽荒菜”“荒堿菜”。這樣的紅色堿蓬草,雖然《詩經》里沒有吟哦,卻在宋代曾鞏的《隆平集·西夏傳》里有記載。

        這一紅一綠的顏色,就讓我的心靈微微震撼了。但在盤錦,在紅海灘,我感受到的遠不止這兩種顏色。這里,冷不丁就能找到幾種顏色的集合。且不說蔚藍色大海,那樣的大海也有黃浪滔天的時候——就是眼前富饒的大地如此,植物如此,動物亦是如此。在這里,出沒堿蓬草和蘆葦蕩的有狍子、獾子、山貓以及白鷺、灰鶴、鷹、大雁、百靈鳥等形形色色的動物。我首先看到的是丹頂鶴。丹頂鶴永遠都是頭頂一抹鮮紅,通體白色的羽毛,卻生長著黑色的頸和腳,誰一見到丹頂鶴,就知道那是紅、白、黑三位一體的仙鶴,是人間仙鳥。因為有了堿蓬草,紅海灘就成了丹頂鶴駐留棲息的地方。堿蓬草的嫩芽和種子,也就成了丹頂鶴的美味佳肴。當地人說,紅海灘早就是丹頂鶴的神圣家園。在紅海灘,我們與一群兩三個月大的丹頂鶴邂逅,看它們那稚嫩的生命,聽它們一聲淺淺的鶴鳴,就讓我們內心充滿無限的祥和。

        還有一種顏色和諧的鳥叫黑嘴鷗。黑嘴鷗雖然沒有丹頂鶴頭頂上的紅,卻有著人間最純凈的兩種顏色——白與黑。它眼睛外圍有著一大圈白,仿佛有人故意給它畫了個白眼圈。但它的頭是黑色的、眼睛是黑色的,甚至那喙也是黑褐色的。當地人形容黑嘴鷗“頭戴黑禮帽,身穿燕尾服”,像個紳士,又像一位美麗的舞者。很久以前,黑嘴鷗就在盤錦的紅海灘繁衍生息,沿海的漁民出海,它們成群結隊地圍著漁船盤旋著,在有霧的大海,還能把迷航的漁船帶回港口。所以被漁民們尊為“神鳥”。

        但盤錦人真正認識這些神鳥,卻是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當時有一支中外鳥類專家組成的考察團,在這里盤桓100個日日夜夜,發覺這里1200多只的黑嘴鷗,其數量竟占全世界的70%。當盤錦人知道紅海灘就是黑嘴鷗生命的產房,單一配偶的黑嘴鷗生生世世講究的也是一夫一妻,并共同繁衍后代時,他們歡呼雀躍,仿佛找到了知音。從此,他們幾乎是掀起了保護盤錦黑嘴鷗的運動。正是這種保護,使這里黑嘴鷗的數量現在達到了1萬多只,棲息種群數量超2萬只……他們說,黑嘴鷗白裝盈身,但在它展開翅膀或者偶爾搞“小動作”時,那若隱若現露出的黑羽,宛若一位少女擺動著黑白相間的百褶裙在舞蹈。

        黑石油、紅海灘、綠蘆蕩、藍海洋、青河蟹、金稻米、白色鳥……同行的小說家周建新告訴我,盤錦人正以盤錦這七種顏色,打造自己的七彩之城。我聽了心里一愣,因為我覺得盤錦的顏色真的不好概括。僅我知道并且嘗過的“盤錦大米”的那種白嫩,我就覺得它應是其中最為優秀的白色。色彩,在盤錦實在無以名狀。紅的堿蓬草,綠的蘆葦,黑嘴鷗的黑與白,丹頂鶴的紅黑白,植物以及許多生命的豐富,都造就了這片土地顏色的豐富。這里,不僅有著植物與植物相處的和諧,也有生命與生命相處的和諧,更有顏色與顏色相處的和諧……

        因此,我只能說,未到盤錦,紅海灘是一個傳說。

        到了紅海灘,我發現紅海灘、蘆葦蕩都如錦繡。顏色的錦繡、自然的錦繡、生命的錦繡……盤錦本就是一座錦繡之城。(徐迅)

      >>><<<
      娇小BBw搡BBBB搡BBBB

      <p id="vtt77"></p>
      <track id="vtt77"></track>

      <track id="vtt77"></track>

        <p id="vtt77"><pre id="vtt77"></pre></p>
        <pre id="vtt77"><ruby id="vtt77"><b id="vtt77"></b></ruby></pre>
        <track id="vtt77"><ruby id="vtt77"></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