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vtt77"></p>
<track id="vtt77"></track>

<track id="vtt77"></track>

    <p id="vtt77"><pre id="vtt77"></pre></p>
    <pre id="vtt77"><ruby id="vtt77"><b id="vtt77"></b></ruby></pre>
    <track id="vtt77"><ruby id="vtt77"></ruby></track>
      首頁 > 清風苑 > 文化 正文

      文化

      遇見巴城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2-11-04 09:37:05

        巴城是昆曲的原鄉。湯顯祖的《牡丹亭》就成稿于昆山的巴城。

        1200多年前,唐代宮廷樂師黃幡綽于安史之亂后來到巴城,將宮廷音樂與民間“土腔”融合,逐步發展為“昆山腔”;到了明代,“昆曲之祖”魏良輔又把“昆山腔”改良成聲韻優雅的“水磨腔”,雖只作清唱,難以演繹劇情,但已是聲情并茂;戲劇家梁辰魚推出《浣紗記》,將“生旦凈末丑”的演唱與“手眼身法步”的程式完美結合,最終完成昆腔、昆曲、昆劇的跨越。

        無論是黃幡綽、魏良輔,還是梁辰魚、湯顯祖,都給巴城留下了深厚的文化印痕。巴城,接受著歷史的饋贈和傳統文化的滋養,一代又一代巴城人,延續著生活的姹紫嫣紅,構筑起春色如許的萬千深意。

        

        我信步巴城,追尋著巴城文化的濫觴。

        巴城的文化之根在于水,水對巴城格外恩澤。陽澄湖、傀儡湖、巴城湖、鰻鯉湖、雉城湖五面湖泊環繞,楊林塘、雉城塘、廟涇河、婁江等眾多河流貫穿五湖,把巴城分成外沿高、中間低的碟形盆地,當地人說這是五湖聯珠,巴城就是這顆明珠。

        河道多,橋也多。去巴城老街,得過橋,老街的入口處就有兩座橋,一高一矮,一座為石拱橋,另一座相距不遠,是廊橋。站在橋上眺望,拱橋并排而立,滄桑又古樸。巷陌、人家、青石板老街,橋是點睛之筆。

        跨過廊橋即進入老街。

        巴城老街始建于清代光緒年間,延續著清代和民國時期的建筑風格。老街東西長200米,街道狹窄,僅容3人并肩同行。兩邊民居、商店屋檐都向中間伸了出來,使街面顯得更窄了。房子臨河而筑,面街枕河,鱗次櫛比。楊林塘是市河,石岸斑駁,河埠錯落有致。

        河水清冽,沿著街沿屋角緩緩流動,舒徐委婉。往來皆需舟楫,水流的聲頻節奏,觸動著每個行者內心深處的柔美,儼然是欸乃中的“水磨調”。

        小鎮極具煙火氣,煙火味堪稱巴城的經典表情。

        走在被歲月打磨得十分光滑的石板路上,有一種熟悉、親切的味道??此齐s亂交錯的小巷里,還有原住民漫不經心地做著小買賣,更多的時候是聚在一起話家常。小貓小狗三三兩兩,在巷子里、小橋邊玩耍。古宅內傳出低吟淺唱,小巷中回響評彈小調,往來者的心境無不被周圍這般環境所感染。

        駐足古老的門樓前,仿佛置身于幾百年前,人們在悠揚的吆喝聲中,生活勞作,周而復始,生生不息。

        寧靜的老街上,有竹刻藝術館、昆石館、江南木雕館、竹笛館、蟹文化館、綽墩稻米文化館等,一個個具有地域特色的場館讓人目不暇接。館內透著時光印記的舊物件和巷子里時不時傳來的吳儂軟語,讓人恍如隔世。

        一定是巴城舒緩平和的煙火氣、市井味,帶給了黃幡綽安逸感,在經歷了顛沛流離后,覓到了這方生活的熱土,發現了蘊含于“土腔土調”中美的因子;一定是江南水鄉隨物賦形的水勢,或曲或直,若隱若現,讓魏良輔從心里感覺到時間在流動;一定是小鎮所具有的湖泊荻花、綽墩稻米、漁家燈火勾連起了梁辰魚的家國深情,創作出“浣紗往事”:春秋吳越,勾踐復國,一介女子,心懷家國……而湯顯祖,客居小巷深處、古宅大院,聞聽遠處傳來的琵琶聲,感受著拂石軒內姹紫嫣紅、春色如許,楓葉荻花、秋風瑟瑟,四季轉換,這一切,又怎能不讓他逸興遄飛?

        

        600多年前,巴城孕育了昆曲這朵梨園奇葩;600多年來,昆曲也在成就著巴城。

        正因為與昆曲的歷史淵源,巴城被譽為昆曲小鎮。

        這幾年的秋天,我都會來巴城,感受一年一度的“百戲盛典”。作為“百戲之師”昆曲的發源地,自2018年起,昆山用三年時間,邀請全國各大劇團來昆展演,興建戲曲百戲博物館、建設“百戲林”、打造“百戲公園”,展現當代戲曲的厚度、廣度和深度。目前已成功舉辦三屆,實現了全國348個劇種及木偶劇、皮影戲的“大團圓”。

        這是昆曲原鄉彰顯的一種文化擔當。

        今年的主題是“戲曲的盛會,百姓的節日”。開幕式上,我看到,當地又啟動了“新三年·新百戲”計劃。其中實施全國戲曲表演領軍人才培養計劃、舉辦“天下第一團”青年表演人才傳習班、創設中國戲曲人才傳承基地、建設戲曲舞臺藝術數字化制播平臺、建成昆山(中國)戲曲博物館等。

        戲曲百戲博物館,就設在巴城。

        這是全國面積最大、資料最豐、功能最全的戲曲百戲博物館。除展陳各種文字、音像外,還開展各種戲曲文化學術交流和藝術研討。戲曲百戲博物館,已成為巴城辨識度高、知名度高、美譽度高的品牌,成為巴城血脈中的一部分。

        在巴城老街外的新鎮區,我徜徉在新建的昆曲走廊,巴城歷史沿革和昆曲發展的歷程以圖文、雕塑等形式一一呈現。人物雕塑既有黃幡綽、魏良輔、梁辰魚等昆曲開創者,也有吳粹倫、殷震賢、梁鑄元等昆曲傳承人。站在梁辰魚雕塑旁仔細端詳,但見梁辰魚一襲長袍,身姿挺拔,手捧一本書,仿佛在聲情并茂地講述著昆劇的前世今生。

        景觀廊道上,陳列的是昆曲器樂,有昆笛、三弦、簫、笛、拍板、琵琶等。圖文既介紹昆曲堂名,雅宜堂、宣慶堂等,又展示昆曲在巴城的遺址遺跡,葬有黃幡綽的綽墩山、《長生殿》里提到的高墟山、傀儡湖邊的金粟庵等。

        一路欣賞,一路感懷。長廊以昆劇發展的時間為線索,串聯的正是巴城歷史記憶的文化根脈,就像一座時光機,在古樸典雅的白墻黛瓦、木柵花窗和藤蘿蔓草的背景中,次第展現著巴城的歷史。

        順著長廊走,便看到一座修葺一新的戲臺。戲臺以春、夏、秋、冬四季為索引,匯名家名戲,傳遞巴城詩意生活。每一個來巴城的人在此欣賞街景、探幽尋文的同時,品香茗、嘗美食,感受昆曲帶給巴城的迷人韻味。

        在巴城,昆曲走進日常、與生活審美兼容。昆曲的前世,也許有過世故和天真,糾纏著文人生命的烙印,像湯顯祖,一生精曲《紫釵記》《牡丹亭》《南柯記》《邯鄲記》四夢;昆曲的前世,也集中在閑人雅士間,傳承在名人名家里,一曲一腔、一腔一式,迎合士大夫口味,平民百姓敬而遠之。而今,走在巴城,遇見的是昆曲“金名片”與巴城生活的“牽手”,傳統的昆曲已經汲取了江南氤氳的靈氣,語言文辭依然華麗典雅、含蓄委婉,但讓小鎮滋生了夢想,推動著巴城演繹出全新的生活樣本。

        在這昆曲原鄉,裝滿我心靈的是情調悠揚的樂聲,傳達著人情、詩意與幸福感。

        

        每次來巴城,都有新感觸。今年讓我感觸很深的是:“云”端雅韻成為當地人的一種生活方式。

        因為要建設戲曲舞臺藝術數字化制播平臺,也因為疫情關系,今年的百戲節,線上昆曲生活成為一個特色。在線上發布昆曲劇目,鑒賞、學習、消費“云”上同步打造,云發布、云課堂、云開箱、云享購,引導昆曲沿著信息化網絡走進生活。

        網絡讓昆曲可觀,為解決昆曲可及問題,巴城設立了眾多的昆劇大師工作室,給愛好者提供與大師面對面的機會。

        喜愛昆曲的人一定都知道青春版《牡丹亭》,它的橫空出世,為昆曲注入一股青春力量,成為昆曲在新世紀傳承傳播的精品。劇中,曲聲裊裊、身影婀娜,精美的舞美設計,令人如癡如醉。柳夢梅回眸豐神俊逸、唱腔聲聲回轉,杜麗娘一顰一蹙傳唱委婉悠長、一招一式盡顯詩情畫意。柳夢梅的飾演者俞玖林的工作室就設在巴城。

        我應俞玖林之邀,到他的工作室做客。俞玖林文質彬彬,舉手投足間,流露出較高的文化涵養。他介紹,青春版《牡丹亭》從首演到現在觀眾多了很多年輕人,目前在海內外巡演400場,觀眾達60萬人次。這天,青春版《牡丹亭》里飾演杜麗娘的沈豐英正在工作室和眾多昆曲愛好者分享《不負相思不負卿》。沈豐英也是演活了湯顯祖筆下“天下第一有情人”杜麗娘,成為年輕人心目中的經典。深情闡述,娓娓而談,引發愛好者如潮掌聲。她當場清唱《牡丹亭》中唱段,《浣紗記》《白羅衫》等經典劇目唱段穿插其中,一曲又一曲,曲重律,劇重情,巴城的夜晚被悠揚的曲調、跌宕的劇情點綴得愈加綿長。

        說起“云”端雅韻,俞玖林十分認同這種虛擬與現實相結合的做法。他說,隨著昆曲被列入“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昆曲搶救、保護和傳承的熱潮已在全國掀起。傳承,既要繼承傳統,也要推陳出新,守正創新是應該遵循的原則,尊重但不因循。他告訴我,他正與工作室的同志一起利用直播平臺,分享他們多年來對文化藝術的感悟與收獲。

        我知道,當地政府利用昆曲這張“金名片”做著許多令人驚嘆的工作。既著眼于昆曲的保護與普及,還著眼于用昆曲引領當地的文化建設?,F在,富裕起來的巴城居民享受到了豐富的物質生活,也有獲得真善美至高人生境界的需求。昆曲作為戲曲文化的經典,帶來的就是“真”的啟迪、“善”的浸潤、“美”的陶醉。

        不可不提的是設在西浜村的昆曲學社。為了讓昆曲生生不息,也為了讓這份文化記憶復興鄉村,巴城按村落原有肌理,把西浜村內四棟普通民宅加以重建和改造,將詩情畫意、曲調音律植入鄉村,豐富美麗的元素。

        昆曲學社建在陽澄湖與傀儡湖之間,遠望,猶如矗立水上的一朵蓮蓬。建筑臨水區域劃分為“梅蘭竹菊”四院,結合古橋水系,設計了貼水戲臺,兩側游廊連綴,構成了一個光影交錯的演藝場所。

        “倏忽、剎那、窗間過馬,人在光陰似箭流……”

        來這里,你可以端坐船頭,也可以在涼亭中搖扇欣賞吳歈雅韻,或者站在庭院里凝神傾聽,清風竹影,時光悠然,感受著昆曲如水般的夢幻與婉轉,找尋心中的“游園驚夢”。

        荻草抽出的淡紫色花穗,增添了陽澄湖的秋意和美感。每次來此,我都喜歡獨自在湖邊散步,昆曲回蕩耳畔,軟糯、細膩、婉約,就像柔和的陽澄湖水波,輕輕拍打我心,讓我對這方土地心生萬般眷戀。

        我想,這就是巴城帶給我的驚喜,其身姿和芳香落入心里,一點一點滲透進骨子里。一泓湖水一重煙,一地繁華一簾青,恰如姹紫嫣紅開遍,好一個良辰美景?。ㄍ跤蚜迹?/p>

      >>><<<
      娇小BBw搡BBBB搡BBBB

      <p id="vtt77"></p>
      <track id="vtt77"></track>

      <track id="vtt77"></track>

        <p id="vtt77"><pre id="vtt77"></pre></p>
        <pre id="vtt77"><ruby id="vtt77"><b id="vtt77"></b></ruby></pre>
        <track id="vtt77"><ruby id="vtt77"></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