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vtt77"></p>
<track id="vtt77"></track>

<track id="vtt77"></track>

    <p id="vtt77"><pre id="vtt77"></pre></p>
    <pre id="vtt77"><ruby id="vtt77"><b id="vtt77"></b></ruby></pre>
    <track id="vtt77"><ruby id="vtt77"></ruby></track>
      首頁 > 清風苑 > 文化 正文

      文化

      正園的秋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2-09-01 08:31:20

        晨曦初露,仍在睡夢中的正園逐漸褪去暗黑的外衣,繽紛的真容慢慢變得鮮活。

        雖已入秋,但正園對秋的入侵,顯然猝不及防。朦朧的晨色中,那些墨綠的梅樹,蔥蘢的香樟和桂樹,以及豐茂的花花草草,依然蓄勢生長,毫無秋染后的蕭瑟與頹廢,正園處處彌漫著夏的氣息。只有不多幾株迎秋怒放的紫薇和三三兩兩漸次變黃的銀杏,才讓人驀然驚醒:秋,在不知不覺中已經來到了正園。

        正園隱于江南城郊的一處凹地,四面環山,面積僅三十余畝。四季輪回中,正園如養在深閨的女子,鮮有人涉足,外人亦難覓其芳容。和夏天一樣,正園的秋晨是靜謐的,也是生動的,蘊含著無限活力。這次,最先打破正園靜謐的是藏身于桂樹的一只青雀,幾聲鳴叫旋即引起了不遠處香樟樹上另外幾只青雀的回應,正園的上空便有了婉轉清脆的鳥聲,空靈,飄渺。隨后,東方升起了一片紅霞,淡淡的,掛在天際,如潑墨的國畫般明艷,這加速了正園的蘇醒。

        天色愈來愈亮,潔凈的瀝青道上,已經有扎著馬尾辮的女子,踩著歡快的節奏奮力奔跑;球場上,躍動的身影,吆喝聲,歡呼聲,籃球鞋與地板擦出的啾啾聲,交匯一起,釋放著青春的活力;有飛機從正園的上空掠過,扔下一陣轟隆隆的響聲后,便沒了蹤影;桂子樹上的秋蟬,也群起發聲,吱吱喳喳毫無平仄韻律美的噪聲,如潮水一般漫過來,又退回去,起起落落,將山凹里的正園哄托得熱熱鬧鬧。

        秋陽從東邊緩緩探出頭來,第一縷陽光,撒向的是正園的二號樓。這幢丁字形的平頂樓,處于正園的西邊,僅四層高,是正園中為數不多的樓棟之一。二號樓是正園中的工作區域,與東邊的宿舍三號樓、南邊的食堂一號樓相距均不過百米。三幢樓由長廊相連,行人來來往往,既曬不著太陽,也淋不了雨。由于建在地勢稍高的小坡上,二號樓儼然成了正園中的樓王,成為最先受到陽光青睞的寵兒。秋天的陽光,少了一分濃烈和粗暴,多了一分溫婉和柔和,二號樓也沒了夏日的躁動與不安,如一位久經風霜的老人,寧靜而安詳。不多久,秋陽挺直腰板,越過正園東面黛色的山坡,在樹梢頂上露出了整張臉,正園便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中。園中枝葉繁茂的樹木,因了陽光的照射,在地上生出一片清涼的綠蔭來。二號樓前臺階下S形花壇中的金盞菊,亦如受了秋陽的引誘,抬起頭,橙黃的臉上露出了羞澀的笑容。

        日子不緊不慢,秋意越來越濃,正園中的銀杏樹迎來了一年中最美的時光。那些在秋陽中黃得耀眼、黃得純粹的樹葉,像成千上萬只黃色蝴蝶,密密匝匝,棲身于銀杏樹上,成了園中最靚麗最引人注目的一道風景。而小道兩旁的香樟,還有叫不上名字的喬木,在歷經了一夏的炙烤后,不少樹上亦綴滿了鵝黃、橙紅甚至枯萎成褐色的葉子?;蛟S過不了幾日,這些走過春夏已經完成使命的葉子,不得不離開眷戀的母樹,奔向大地的懷抱,待到他日化作春泥,又以生命的另一種方式呈現,無怨無悔去呵護母樹。

        一陣秋風掠過,正園北邊沉睡的池塘,突然被風吹皺了一池綠水。水光瀲滟晴方好,魚鱗般的波紋,閃著細碎的陽光,緩緩地由西向東漫過來。池塘中央依水而生的睡蓮,綠意盎然,從水中挺出十余支蓮花,因為風的緣故,竟輕輕搖曳起來,裊裊娜娜。而水中自由自在的錦鯉,卻全然不顧池面碧波的驚擾,照舊在水面歡快地來回游蕩。池塘四周臨水的楊柳,在風中費力地扭動曾經柔軟的身段,仍想展示春夏時的風采,只是已然發黃的窄長柳葉和不再婀娜的身姿,卻讓人堅信,再美的容顏,終抵不過歲月,總有一天會老去。

        一場秋雨一場寒,午后,不經意間,秋雨在秋風的裹挾下就來了,飄逸,輕盈,略帶寒意。雖不及夏雨的急驟和猛烈,但秋雨也是步履匆匆,這讓正園中行走的人們甚感突然,不得不加緊腳步奔向二號樓。秋雨時大時小,不過兩支煙的功夫,正園便被一層乳白色的薄紗籠罩。四周的山坡上升騰起一股又一股淡淡的輕煙,緩緩向天空飄去。那些不堪重負的花草樹木俯首低垂,在秋雨中暗自淚流,同時掉落一地枯黃的樹葉,凌亂不堪。園中四季長青的香樟、石楠、山茶、桂樹、羅漢松,卻趁秋雨未歇,盡情地洗滌周身的疲憊。他們得作好準備,以飽滿的精神,迎接冬的到來。

        時光向前,曾經從山外朝著正園款款而來的秋,也終將邁著步伐徐徐離去,而正園則一如既往駐足在山凹里,與園里的花草樹木和建筑,定格在大自然美麗的圖畫中。(曾利華)

      >>><<<
      娇小BBw搡BBBB搡BBBB

      <p id="vtt77"></p>
      <track id="vtt77"></track>

      <track id="vtt77"></track>

        <p id="vtt77"><pre id="vtt77"></pre></p>
        <pre id="vtt77"><ruby id="vtt77"><b id="vtt77"></b></ruby></pre>
        <track id="vtt77"><ruby id="vtt77"></ruby></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