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ble id="o6mom"><center id="o6mom"></center></table>
  • 首頁 > 清風苑 > 文化 正文

    文化

    守望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2-05-12 08:32:09

      雙望和慶蓮定親不久,抗美援朝戰爭爆發,雙望高呼著“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口號,加入了志愿軍隊伍。臨走那天晚上,兩人在村邊老槐樹下見了個面——半個月亮在云層里時隱時現,他們在老槐樹旁靠了一會兒,說了幾句話,慶蓮送給雙望一副親手做的鞋墊,雙望拉了一下慶蓮的手,然后一人朝西,一人向東。

      慶蓮不喚雙望名字,叫“那誰”。那誰走后,慶蓮心里就覺得空蕩蕩的。那誰在家時,慶蓮常能見到他。比如,有時村里開會,還有在廟會上,慶蓮都會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尋找那誰,當終于看見他時,心頭嗡的一聲,似乎達到了某種目的,便轉身往回走。是的,在那些場合下,只是看一眼,心里就暖暖的。那誰這一走,再想看見可就不容易了,慶蓮不由嘆息一聲。聲音雖輕,還是被自己聽到了,不由一驚,生怕被娘也聽到,說她有心事。

      慶蓮有時在地里干農活,也不住地東想西想,想來想去,總離不開那誰。那誰不用干農活了,跨過鴨綠江打侵略者去了。慶蓮這樣一想,就緊張起來:槍子兒哪有長眼的,那誰要有個好歹怎么辦?這種念頭剛剛冒出來,慶蓮就笑自己傻——要是人人都貪生怕死,還怎么打勝仗?接下來,她又盼著那誰英勇殺敵,榮立戰功。這時慶蓮一抬頭,飛來一只鳥,嘰喳叫了幾聲飛走。如果鳥知曉自己的心事就好了,飛去看看那誰。

      收工后,慶蓮來到小河邊,就看見了水里自己的影子。照理說,她熟悉自己的長相,可每次都忍不住在水里照一照,但又不敢久照,停留時間稍長,臉就發燙?;丶視r,路過村邊的老槐樹,樹上又有鳥在叫。她停下來,抬頭望望,引來更多的鳥嘰嘰喳喳歡叫起來……那一刻,她真的以為,那些鳥是那誰派來的信使。她想,若是自己能聽懂鳥語多好。

      有一次,慶蓮站在老槐樹下,朝東張望時,正遇鄰居大嫂路過,大嫂張口便問:“有雙望的消息嗎?”

      “沒有?!?/p>

      “這個雙望!”大嫂責怪后,又改口道,“可能不得空,雙望肯定像你想他一樣想你?!?/p>

      “大嫂——”慶蓮害羞地長長叫了一聲。

      大嫂看著慶蓮漲紅的臉,說我幫你打聽打聽,等有雙望的信兒,就快點告訴你。

      大嫂一口一個雙望,每叫一聲,慶蓮心里就動一下。那個名字她是藏在心里的,從不敢叫出來。

      大嫂的話,給了慶蓮一些盼頭,大嫂常去縣城,那里人多,知道的信兒也多。幸虧有了大嫂,否則她跳蕩不止的心都不知往哪安放。

      幾場秋雨過后,天氣轉涼,慶蓮要給那誰做雙棉鞋,她邊納鞋底,邊像云一樣游移著去了大嫂家。大嫂知道慶蓮是來打聽雙望音信的,定了親的閨女,心事就重了!但大嫂不說破,只說慶蓮鞋底納得密實。

      這以后,慶蓮時常到大嫂家去,閑聊一陣后,繞來繞去,還是繞不過那誰。大嫂指著慶蓮手里上好鞋幫的棉鞋說,你家那口子,真有福氣,遇上了一個巧媳婦。

      還“你家那口子”,咋敢這么說!慶蓮紅著臉,起身跑了出去。

      大嫂和慶蓮接觸一久,說話就越來越隨意——都是定了親的人了,有什么抹不開的。聽說雙望臨走那天晚上,你倆在老槐樹下約會了?

      慶蓮怎么會忘記呢,那誰那晚在老槐樹下拉了一下自己的手,她忽地冒了一層汗……

      兩年多后的一天,慶蓮又一次去大嫂家,終于得到一個消息——戰爭結束了,成群結隊的人們載歌載舞地迎接志愿軍將士凱旋。慶蓮的心劇烈跳動起來,怦怦怦,一陣緊似一陣,好像要從嗓子眼兒里跳出來了……

      后來,慶蓮成了我奶奶。(尹小華)

    >>><<<
    欧美做真爱大,女人被两只藏獒同时进去,1000部拍拍拍18勿入18禁
  • <table id="o6mom"><center id="o6mom"></center></table>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